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 161 章 错认45(1 / 6)

何纵确实为梁涣效力许多年了,但明面上却不是如此。

他曾是东宫属臣府上的幕僚,在文苑事变上还出了大力——当然,后面这事是个隐秘。

当年文苑的情况乱成那样,不会有人在意一个小小的幕僚,何纵本身就是不起眼的长相,又刻意隐藏,在那次事件上没有产生任何存在感。虽说他曾经在韦奉府上就任,但是就如人们不会记住行凶者手上到底拿的是什么刀一样,那次的事件是“太子谋反”,到底是太子手下的什么人伤了成帝,那都是无关紧要的小卒子。

韦奉都是无关紧要的小卒,那么他府上一个上籍籍无名的幕僚就更没法引起注意了。

梁涣作为被太子一系拥立上位的新帝,当然不会大肆牵连太子余党,何纵也“逃过一劫”。朝中有东宫背景的官员不在少数,何纵只是其中极不起眼的一个,但因为并无身家背景,只为皇帝效力。随着朝堂上的旧臣被一个个剪除,他自然而然地成了朝上的新贵、皇帝的心腹。

这一切发生也不过是近一年多的事。

后者才是众所周知的“事实”。

但本该只知道这“事实”的皇后,现下却说出了那种话,看起来还并不像随口一说……

何纵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疏漏,这会儿只能赶紧想办法补救。

但是卢皎月已经没再看他了,她而是转过头去、看向梁涣。

两人的目光对上,梁涣稍微偏了一下头,别开了视线,挪开的目光顺势瞥见了下首,何纵正在满头虚汗地试图组织语言,“臣、臣得陛下重视,自然肝脑涂地、以报君恩……”

何纵没有提那个“多年”,也没办法提“多年”。

若是在这时候提了,才是越描越黑,他只能当自己什么都没有察觉到。

很聪明的做法,但梁涣垂眸看了他一会儿,语气清淡地,“你先下去吧。”

何纵却被这话说的一个哆嗦,惶恐的抬头。

他最知道这位对待办事不力之人的态度了,而这次的事关皇后,他恐怕更没有好下场。

梁涣没什么表情的看他。

何纵心里打鼓,但帝王的视线就那么轻轻淡淡地落在他身上,透出的神情却是不容置疑,他最后只能咬牙退了出去。

何纵离开之后,殿内恢复了安静。

梁涣本以为自己会精神紧绷,但出乎意料、他这会儿非常冷静。大概这样的事在他脑海的预演中已经发生了无数回,所以他甚至还有余裕思考,该找怎样的理由才能把这件事“解释”过去。

这大概很难。

阿姊太聪明了,聪明到她一旦产生怀疑,便再难找到其他敷衍搪塞的借口,一旦敷衍不过去,反而会把情况变得更糟。

宫殿内的沉默维持了好长一段时间,是卢皎月先一步开口,她缓着声,慢道:“我以为……你把太子当做兄长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

生如夏花